<tbody id="uvfir"><pre id="uvfir"></pre></tbody>
<rp id="uvfir"></rp>
<button id="uvfir"><object id="uvfir"></object></button>
      <button id="uvfir"></button>

      <th id="uvfir"></th><em id="uvfir"></em><th id="uvfir"></th>

      抗疫時代背景下的網絡文學非虛構寫作

      來源: 文藝報 | 江河 | 時間:2021-08-25 10:09:26

        湖北網絡作家“午夜清風”的網絡文學新作《微粒之重:一位疫區普通人的生活紀實》(以下簡稱《微》)2020年8月25號在移動終端掌閱上線,這部抗疫文學作品以“我”的視角,見證了“我”及以“我”為中心的“家庭”“企業”“社區”“城市”“故鄉”“親人”等因疫情帶來的各種權衡撕扯和生活改變。通過“我”在場式的感受和敘事記錄,敘述了從疫情最初期人們的恐慌到隨著對病毒的認知逐漸安靜從容并堅定守望;從生活中全家人一次次與“病毒”擦肩而過的驚心動魄到艱難時期“鄰里互助”“親友關懷”的點滴感動;從“交通、社區嚴管”到居民們“自律自守”阻斷病毒,從國家指揮到各個戰線上的全民戰疫。與其它抗疫作品不同的是,作者把關注的重心放在人的層面——尤其是在重大歷史事件關口中的小人物的命運書寫上。

        此次面臨疫情,網絡文學平臺和網絡作家的反應是很快的,各大平臺的征文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如閱文集團“我們的力量”抗疫主題征文2月9日上線,有12000多名作者報名參加,4000多部作品審核上線。這些作品以虛構小說作品和直抒胸臆的隨筆、散文、詩歌居多,而非虛構類作品并不多見,午夜清風的新作正是其中之一。所謂“文學的方式”,是指該作品文學性和平民性的特性要強于紀實性、調查性和社會性特性。有學者認為,非虛構寫作有五個基本特征;文學性、紀實性、調查性、社會性、平民性,“非虛構寫作的工作方式建立在長期、深入的采訪、調研基礎上,短則幾個月,長則幾年,這種來自于真實生活的鮮活經驗,避免先入為主的概念化”。《微》不是全方位由上至下表現抗疫的宏大敘事,它不追求田野調查的細密謹嚴,也不追求訪談報道的現場親歷感,而是重在對時代大變局下個人命運和精神的書寫,是浸入式、親歷式和個人化的書寫方式,這種用網絡文學的敘述手法,展示疫情生活和抗疫精神的方式,正是我所認為的“文學的方式”。所謂“個人化的方式”,指的是該作鮮明的第一人稱的自敘傳特征,把“我”與這段特殊時期緊密地連接在一起,抓住了每一個讀者。熟悉作者的讀者很容易發現作品的第一人稱敘事者和作者之間的高度同一性,使得作品呈現出鮮明的自敘傳特點。中國文學有著悠久的自陳心跡的傳統。從屈原的“上下求索”到魯迅的“捫心自食”,從杜甫的“大庇天下寒士”的真切祈愿到曹雪芹的“一把辛酸淚”寫家族舊事,從郁達夫《沉淪》的大膽到巴金《隨想錄》的真誠,可以說,將自我熔鑄在文學作品當中,會讓讀者產生震撼、真摯、熱烈、動情的閱讀感受,我想這也是午夜清風追求的寫作效果。這場疫情成為故事發生的背景,身處疫情中的人成為主體。作品中最感人之處皆在于作者內心最沉痛處:面臨世紀災難,“我”在故土與城市之間,事業與家庭之間,親情與愛情之間的艱難平衡與撕扯等等。而這一切都以看似平淡的語調寫出,有著自省的冷靜和自剖的赤誠。如作者寫“我”有關疫病不僅僅侵襲人類的身體,還會對人的心靈帶來創傷的思考,“在某種意義上,健康人的那種無力感,并不亞于病人的。有時候我在想,這何嘗不是當下一些農村人進城以后,在現實生活面臨的鴻溝,融不進去,卻又退不回去……”(第11章)將城鄉差別造成的無力感和面對疫病的無力感進行類比,顯現出作者獨到的人生洞察力。

        其次,表達了對疫情來臨的深入思考,體現出人民史觀。可以說,目前我國的抗疫“戰爭”取得初步勝利,但世界其他一些國家和地區的防疫形勢依然嚴峻。對此次防疫抗疫斗爭的反思和總結,是所有抗疫文學共同的主題,《微》也不例外。但和其他政論式、新聞式、謳歌式的寫作不同,該作更多把關注的重心放在人的層面——尤其是在重大歷史事件關口中的小人物的命運書寫上。在目前抗疫文學陣營中,全方位反映我黨和各級政府以及醫療衛生等相關部門的審時度勢、當機立斷、力挽狂瀾,無疑是真實客觀的也是十分必要的,同時也應明白,抗疫是一場“人民戰爭”,每一個身處疫病旋渦或邊緣的個體,他們才是取得這場戰爭勝利的決定性力量。《微》中的“我”是一個企業的高管,面臨經濟下行、疫病橫生的困局,稍一不慎,就可能導致事業之舟的翻覆;“我”的妻子是一位敬業的基層醫務工作者,牢記醫者使命,當不能投身工作一線時感到深深自責;更有許許多多的普通人:醫務工作者老王、援鄂護士魏小妮、企業員工老周、賣花姑娘、保潔員……他們有著對疫病的同仇敵愾,“這么小的一顆微粒,居然會隔斷千萬人的返鄉之路;病毒之惡,惡到連活人與死人之間道別的機會都不給留……”(第2章)但他們都決絕地站在疫病和不公命運的面前,明知它的強大,卻絕不放棄抗爭和希望。在作者看來,自己筆下描繪的同疫病做著頑強斗爭的小人物就是英雄,小人物群像的勾畫使得該作具有了鮮明的人民性。

        當然,對于一位網絡作者來說,初涉反映重大社會事件題材的非虛構寫作,難免會出現一些缺漏。比如該作平鋪直敘的寫法較多,細膩、生活化的描寫較少,缺少了一些生活的實感和煙火氣。此外,還存在網絡文學的速產、為碼字而碼字的通病。網絡發表平臺和傳統出版平臺并不具有不同的評價體系,商業化的考量不能作為網絡文學降低藝術標準的借口。

        從青春寫作到時代寫真,從職場風云到普羅大眾,從天馬行空到剖心瀝血,《微》或許正體現了午夜清風從創作心態到方向的某種轉變。時代需要文學以十分敏銳、真切的方式抵近現實,更需要表現國家和個人同呼吸共命運共克時艱的正能量網作,午夜清風的新作《微》從以上兩個方面為湖北本土抗疫文學提供了嶄新的、值得推介的文本。

      會員

      +more
      • 東家少爺:人生漫漫,要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
      • 蒼天白鶴:不想當編劇的作家不是好廚子
      • 酒徒:一直陪伴下去,直到我們都白發蒼蒼
      • 烽火戲諸侯:赤子之心,四季如春
      • 管平潮:網絡文學創作要有精品意識
      • 裘榮康
      • 毛曉青
      • 柳明曄

      排行榜

      +more
      国产亚洲日韩在线三区
      <tbody id="uvfir"><pre id="uvfir"></pre></tbody>
      <rp id="uvfir"></rp>
      <button id="uvfir"><object id="uvfir"></object></button>
        <button id="uvfir"></button>

        <th id="uvfir"></th><em id="uvfir"></em><th id="uvfi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