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uvfir"><pre id="uvfir"></pre></tbody>
<rp id="uvfir"></rp>
<button id="uvfir"><object id="uvfir"></object></button>
      <button id="uvfir"></button>

      <th id="uvfir"></th><em id="uvfir"></em><th id="uvfir"></th>

      烽火戲諸侯:我與我,周旋久

      來源: 中國作家網 | 烽火戲諸侯 | 時間:2021-08-13 11:17:26

        網絡文學蓬勃、鮮活地在這個時代生長著,以它的無限想象,以它的爛漫可愛,以它的現實沉思,給予這個國家數以億計的讀者以各種形式的能量與元氣,創造新的奇跡與可能。

        網絡文學旺盛生發,始于寫作初心,成于時代機遇,更離不開所有寫作者一點一滴的耕耘。無論是知天命的閱歷還是Z時代的新浪潮,他們眼睛里閃爍著同樣的光芒,他們對于寫作的每一點思考,都經歷了無數個日夜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中國作家網通過推出“網絡文學名家談寫作”專題,與眾多讀者一起重溫網絡文學名家們的寫作初心,分享他們的文學理念與創作細節。我們相信,多元與精彩,都將會在這里呈現。

        烽火戲諸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浙江省網絡作家協會副主席,杭州市網絡作家協會主席,十二屆全國青聯委員。代表作《雪中悍刀行》《劍來》。

        烽火戲諸侯:我與我,周旋久

        前兩年的IP熱,大量網絡文學作品被影視游戲改編以及動漫化,這是網絡文學蓬勃發展20余年積攢下來的一波紅利,而這波紅利,其實并不足以支撐網文頭部作者和頭部作品(頭部:互聯網用語,一般是指前幾名的意思,一個賽道占據前幾名的那部分)的持久生命力,隨著市場不斷沉淀,IP熱度逐漸下降,這意味著網文作者已經一口氣、徹底吃完了這波紅利。

        而網絡文學下一波紅利的到來,雖然是必然的趨勢,可具體在未來幾年之內到來、以及以何種方式呈現出來,卻暫時未知。時間上可能需要長達五年的積淀和預熱,甚至可能是十年之后,方式上可能是大范圍的影游聯動,也可能是伴隨動畫產業、電影工業體系成熟化衍生出來的某種產品,或者是擁有電影質感的“少集多季”精品電視劇模式,甚至有機會出現某部作品全產業鏈的現象級熱度。而作為這類現象級作品創造者的作者,就有可能會是下一個金庸,下一個托爾金。

        《雪中悍刀行》部分書影

        前程山水茫茫,但是未來一定可期。

        只是在下一波紅利真正到來之前,天寒地凍的時候,就趕緊自己加衣、加餐,在IP遭遇行業寒冬的時候,越難熬的關頭,反而就越是機會,拿出一兩部扎扎實實、有分量的作品,吃飽穿暖,才有機會看到下一個春暖花開。

        此外過于頻繁的酒局飯局應酬,資本運營,立人設,都不可取,我們務必小心再小心,因為過多的應酬,最能消磨一個作者的精神氣,而資本永遠是充滿陷阱和急功近利、與文學本身氣質相悖的,一切與作品無關的刻意人設,注定會崩塌,一旦創作者的重心不在內容本身,長遠來看都只會是得不償失,所有的捷徑,都是繞遠路,而且沒有回頭路可走。

        可這并意味著我們就是一群常年躲在書房、遠離現實社會的寫作者,如果只是在自己的書齋里,閉門造車,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是敲鍵盤,那么想要出精品,無異于磨磚成鏡。

        我們既是網文作者,也是網絡文學的引領者,這本身就像創作一部充滿哲學思辨色彩的歷史小說,既是一種浪漫的想象力瑰麗的宏大敘事,更需要一種縝密的嚴謹的、富有邏輯的基礎架構。一批網絡作者已經成為各省網絡作協的負責人,在其位做其事,與他人、與社會打交道,更多的生活閱歷,只會有助于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以及對復雜人心、人性的洞悉,從而反哺作品的廣度和深度。

        這當然需要我們做出一定的利益取舍,需要我們做好時間管理。而每個作者任何一部文學作品的最終高度,必然是與這個作者思想境界的高度對等、甚至是還會再低一等、矮一頭。

        同時,我特別希望我們中國作協,能夠創建一個完善的數據庫,清楚了解網絡文學曾經有過多少的作者、當下正在創作網絡文學的作者數目又到底有多少,以此估算出整個網絡文學的未來趨勢。希望相關部門能夠給出富有遠見的政策引導,從而培養出大量的新作者、新讀者,使得網絡文學不斷補充新鮮血液。尤其要大力扶持那些暫時沒有名氣的新人作者,他們就是網絡文學的基石、未來和最多的可能性。

        這個走入全民閱讀的時代,都希望我們除了能夠拿出當下成績很好的作品,更希望出現一大批能夠放入中國網絡、甚至整個文學史的經典作品。

        我一直有個觀點,是不是成為大神,就看讀者認不認作者的筆名。你有沒有寫出一本神書,就看作品完本五年甚至是十年后,還有沒有大量讀者在討論這部作品。

        樂觀假設網絡文學的發展趨勢是上升的,優秀的作品,就是我們走入文學殿堂的通行證。

        再假設網絡文學已經進入了瓶頸期,遇到了關隘,優秀的作品,就是開山斧。悲觀假設網絡文學當下已經走到了自己的某個巔峰,那么我們更應該居安思危,優秀的作品,就是救命符。

        作為網絡作者,我們既不可以妄自菲薄,因為我們創造了無數個充滿想象力又邏輯自洽的精彩世界。

        身為作者,一部小說的創作者。我們是一個主觀的虛幻的、卻與現實生活氣息相通的世界的王。

        我一向堅信,真正的強者,是能夠對這個世界、尤其是對他人的精神世界產生重大影響,我們作者就是。

        我們也不可以妄自尊大,我們應當由衷尊敬、且并不畏懼和疏遠傳統文學。

        尤其是浩瀚無垠的中國傳統文化,就像是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文學金山銀山,所以在文學創作領域,我們每個作者,都是一個當之無愧的豪門子弟、富N代,老祖宗留下了一筆巨大的財富,這就叫典型的老天爺賞飯吃,而那些優秀的寫作者還屬于祖師爺賞飯吃。

        每一個網文作者,都應該入山尋寶、得寶而歸,甚至還可以通過我們的作品,積土成山,成為未來文學道路上的一座座寶山。

        當然,我們接受一切善意、對我們給予希望的批評,哪怕批評得極其辛辣,我們都歡迎。

        傳統文學創作,很大程度上是一種極其孤獨的“自證”,是個體對這個世界的一種喃喃自語,是內心世界關門起來的一場自我修行。但是網絡文學寫作,卻是一種極其新穎、特殊、甚至是一種熱鬧喧囂的“他證”,因為任何一位讀者,都可以對你的作品指手畫腳,建議,批評,贊美,謾罵,可正是如此,恰恰需要我們擁有強大的內心世界,才能心立得定,腳站得穩。

        傳統作家極難去寫狹義意義上的網絡文學作品,但是我們網文作者,只要愿意付諸努力,就可以無限接近純文學文本質量。所以我們敬畏一切被時間檢驗過的經典文學名著,但是我們卻并不排斥,我們要不斷走近,打破網絡文學和文學之間的那道藩籬。我們的作品,要與那些在已經在文學星空熠熠生輝的作品,交相輝映,我們要在文學的祖師堂之內,與先賢們并肩而立,每一部優秀的網絡文學,都是為文脈續香火。

        時代永遠不會拋棄任何一位文學創作者,而只會是作者自己的惰性,不思進取,在舒適區、功勞簿上的兜兜轉轉,鬼打墻,使得我們主動拋棄了時代。

        悲觀地看待我們自身的文學事業,樂觀地看待整個世界,尤其是我們所處的國家和時代。

        等到將來文學史開始著手梳理網絡文學發展二十年、三十年脈絡的時候,希望到時候被文學評論家討論、被市場廣泛認可、被眾多讀者津津樂道的所謂網文頭部作品,是作者們在那個當下的某部作品,而不是翻老黃歷,拎出多年之前的某部老書。

        文學是有國界的,而且必須是有國界的。在必須愛國這個大前提下,一個作者的最大政治正確,就是源源不斷創作出優秀的文學作品。昨日種種,都已是昨日事,今日種種耕耘和努力,卻是我們各自的明天和未來,也是中國網絡文學的未來。

        我與我周旋久,寧作我。

        我們都應該成為強者,我們都應該為這個世界做點什么,留下點什么。

      會員

      +more
      • 東家少爺:人生漫漫,要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
      • 蒼天白鶴:不想當編劇的作家不是好廚子
      • 酒徒:一直陪伴下去,直到我們都白發蒼蒼
      • 烽火戲諸侯:赤子之心,四季如春
      • 管平潮:網絡文學創作要有精品意識
      • 裘榮康
      • 毛曉青
      • 柳明曄

      排行榜

      +more
      国产亚洲日韩在线三区
      <tbody id="uvfir"><pre id="uvfir"></pre></tbody>
      <rp id="uvfir"></rp>
      <button id="uvfir"><object id="uvfir"></object></button>
        <button id="uvfir"></button>

        <th id="uvfir"></th><em id="uvfir"></em><th id="uvfi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