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uvfir"><pre id="uvfir"></pre></tbody>
<rp id="uvfir"></rp>
<button id="uvfir"><object id="uvfir"></object></button>
      <button id="uvfir"></button>

      <th id="uvfir"></th><em id="uvfir"></em><th id="uvfir"></th>

      烽火:我希望構建一個合理有序的仙俠世界

      來源: 中華讀書報 | 夏琪 | 時間:2020-07-06 16:46:52

        作家烽火繼《雪中悍刀行》后推出古典仙俠小說《劍來》,其敘事之宏偉、架構之宏大,令人贊嘆。烽火筆下絕不是不染纖塵的“仙俠”,在他看來,這種仙俠太單一,也太膚淺,他要架構的,是充滿矛盾糾葛帶有痛楚和各種雜念的煙火氣的人仙俠,其重心在于“構建一個光怪陸離卻合理有趣的仙俠世界”。

        特別要提到的是,《劍來》的仙俠最終旨歸落在人間百態眾生之相,分明帶著作者深沉的思考和感悟,讓我們在仙俠世界里看見種種世態人情、世俗物議,這也是《劍來》是與中國古典小說的精氣神一脈相承、薪火相傳的地方。

        《劍來》(第一輯)烽火戲諸侯著,浙江文藝出版社2020年4月出版,定價298.00元

        中華讀書報: “劍來”這個書名有著什么樣的寓意?

        烽火:“劍來”來自我上一本武俠小說《雪中悍刀行》里邊的一個梗,因為新書想要在仙俠世界里寫出一個具有江湖劍客風采的主角,就用了這個書名。仙俠小說的精髓,其實不在一味描述山上如何仙氣縹緲、一個修道之人如何纖塵不染、道心無垢,追本溯源,其實都是來自山下的俠氣,廟堂,江湖,市井,處處都有。

        中華讀書報:《劍來》的創作初衷是什么?你在創作《劍來》時說:“很多道理我憋在心里,想跟這個世界好好說上一說”,是指怎樣的“道理”?

        烽火:我始終覺得一部虛構的文學作品,氣質其實是與現實世界相通的。而文學作品,如果只是批判現實、揭露黑暗,作者如果自己都止步于此,讀者自然很難看到更多的希望。

        作者如果不通過文字,盡最大努力去嘗試著告訴讀者,如何與這個世界融洽相處,最重要的,還是我們如何去一步步改變世界。我希望每個劍來的讀者,都堅信一點,我們都應該成為強者,我們都應該為這個世界做點什么。

        中華讀書報:《劍來》將更多的筆墨集中到了市井底層,為什么這樣安排?

        烽火:仙俠小說給所有讀者的第一印象,往往就一個字:假。我希望構建一個有序、合理的仙俠世界,需要花費極多筆墨,去描述許多小人物的悲歡離合,去鋪墊很多一個仙俠世界體系里不可或缺的基礎環節。如果自己沒有這個野心,當然會兵敗如山倒,先輸給上一部作品的自己,再輸給讀者,最后輸掉整個商業市場。

        中華讀書報:你的更新好像不是很快?這些年創作速度怎樣?

        烽火:在我的寫作生涯里邊,《劍來》之前,所有作品都寫得很慢,名副其實的慢悠悠,寫《劍來》之后,其實速度不慢,平均下來每天字數不算少,但是我喜歡每天不管寫多少字,都只有一個章節,所以從來沒有存稿,狀態不好的時候,就干脆請假,一年大概有一百天是休息狀態,才顯得更新不快。

        中華讀書報:《劍來》中有很多有意思的人物,比如裴錢,從冷漠討厭的小女孩到惹人憐愛的小精靈,裴錢的轉變牽動著許多讀者的心弦。能否談談這一人物塑造?裴錢之后的走向會如何?另外,書粉們一直很好奇陸臺的性別和身份,能不能透露一下?

        烽火:裴錢其實是特別特別重要的一個角色,她的存在,對于整部《劍來》的精氣神,都有一種畫龍點睛的作用。如果說書簡湖是問心,答案是隔了兩卷之后,陳平安才能夠說出口的那句,“我與我周旋久,寧作我”。那么裴錢的早早出現,和她的慢慢成長、變化,就是我希望用巨大篇幅、極大耐心要與讀者講明白的一個道理,真正的言傳身教,蘊含著一股巨大和無形的力量,能夠讓人潛移默化,能夠讓“歷來如此卻終究不對”的世道,一點點翻轉人心。這種力量,可能無法立竿見影,但可以打敗偏見,糾正錯誤。

        我覺得真正的力量,從來不在如何擅長掩蓋某個、某些錯誤,而在敢于不斷糾錯、以及能夠糾錯當中。糾錯越快,越有力量。

        中華讀書報:《劍來》是一個大IP,影視改編進程怎樣?產業鏈的運營有哪些規劃可以談談嗎?

        烽火:目前還是處于最初的影視劇本創作當中。電影電視可能要比動漫、游戲更早出現。不管是什么IP延伸,我一般都完全不會介入其中,聽天由命。因為每個IP的開發,尤其是涉及資本層面的運轉,對于作者而言,不可控因素太多了,有心也無力,不如一開始就別多想,老老實實寫好當下的每個章節。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如果有同行能夠打磨好他們某部作品的劇本環節,肯定更好。

        中華讀書報:日常一般怎么跟粉絲進行互動?粉絲經常微博跟你互動,比如“你陳政華也懂劍來?”這些梗是怎么來的?

        烽火:我的讀者都比較……調皮和機智。因為他們看書都很仔細,所以經常會有一些極好的點子被我采納和借鑒,所以除了這句調侃,其實還會被說成是“他烽火就是一個抄書的”,流傳都很廣,其實我很喜歡這種閱讀氛圍,作者雖然創造了一個完整世界,但是不被讀者盲目推崇,作者在很多細節上,是會有缺失的,讀者也是可以幫助作者查漏補缺的。這可能就是網絡文學作品與傳統文學作品的一個最大不同之處,網文作者讀者之間的頻繁互動,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我希望我的讀者,能夠清楚知道我每一部作品的優缺點,然后最后還是愿意喜歡和認可我的作品。這樣的讀者很可貴。所以我曾經公開說過一句話,“烽火戲諸侯這個人沒什么好的,也就作品還可以。”一個作者,其實只需要用作品來跟讀者對話,如果一部不夠,就再寫一部。

        中華讀書報:《劍來》主人公陳平安這個人物的行止與精神氣質,似乎與陽明心學一派泰州王艮有很多相似處,你是有意這樣塑造的嗎?對于其中“讀書人”的新儒家形象有怎樣的思考?

        烽火:確實是有意為之。比如女主的名字叫寧姚。其實就是寧波余姚兩個地名的縮寫。而主角對寧姚的心心念念,在人生道路上,練拳百萬再百萬,也算是我這個作者的一個執念吧。我心目中真正的讀書人,終究還是有“不能忘本”這個最樸素的底線。

        中華讀書報:面對人心的不斷反復,即便是陳平安這樣內心堅定的人,都險些幾次心灰意冷,所以書中那句“愿先生心境四季如春”是那么讓人怦然心動。這句話里又寄予了你怎樣的情感呢?

        烽火:劍來之所以最大宗旨,是“我們不要輕易對這個世界失望”,因為道理太簡單不過了,我們每個人在現實生活當中,太容易對人對事,產生大大小小的失望。

        而“愿先生心境四季如春”這句話,以后在書中會被主角回答一句“愿學生心境如春”,我會有意去掉四季一詞,因為四季如春,太難做到,但是當我們能夠每次從失望,重新變成心懷希望,就是一次新年辭舊歲,心境再次入春。

        中華讀書報:中國文人一直都因為竹體現出的特性而對其極其喜歡,比如它的挺拔、它的有節、它的中空……《劍來》中陳平安對竹子有天然的喜愛。是想通過這些展現陳平安的個性特征嗎?是否有意與王陽明先生的“格竹”關聯,都在不斷地“窮究事物之理”?

        烽火:中國士大夫,一直推崇學以致用,修齊治平,更是每個讀書人的心中所想,如何施展抱負,本身就是一門功夫。

        加上我老家的門口不遠,就是一條溪水,山上就是一片竹林。所以對竹子,確實懷有一種天然親近的情結。加上王陽明先生的“格竹”,又讓人神往。除了“格竹”本身這件事,其實格竹的整條脈絡,往前推往后看,就是中國政治文化的一整條道統文脈,再深究下去,完全就可以當作一部極其精彩的小說去看待,隨隨便便,就可以“走門串戶”,讓人情不自禁地去書上尋訪古人圣賢,鄰居有朱熹,陸九淵,陳亮……無論是往前,還是往后去串門拜訪古人,太多了。

        中華讀書報:伴隨著網絡文學共同發展成長,你怎么看待網絡文學,對于網文中經常爆出的抄襲之作,你怎么看?

        烽火:網絡文學一直是中國文學的一部分,與傳統文學同源同宗,而經典的文學作品,不管是網絡文學還是傳統文學,一部作品能夠存活在讀者心中多久,是短短幾年還是十幾年,或者是幾十年甚至百年的長久不衰,還是要靠文本質量的高低,來最終決定存世的長短。小說的故事性,會決定這部作品的讀者廣度,但是文學作品最為純粹的文學性,會決定這部作品的最終高度,以及它在文學史上的留存。

      會員

      +more
      • 東家少爺:人生漫漫,要做一件自己喜歡的事
      • 蒼天白鶴:不想當編劇的作家不是好廚子
      • 酒徒:一直陪伴下去,直到我們都白發蒼蒼
      • 烽火戲諸侯:赤子之心,四季如春
      • 管平潮:網絡文學創作要有精品意識
      • 裘榮康
      • 毛曉青
      • 柳明曄

      排行榜

      +more
      国产亚洲日韩在线三区
      <tbody id="uvfir"><pre id="uvfir"></pre></tbody>
      <rp id="uvfir"></rp>
      <button id="uvfir"><object id="uvfir"></object></button>
        <button id="uvfir"></button>

        <th id="uvfir"></th><em id="uvfir"></em><th id="uvfir"></th>